日本马拉松选手神野大地肯尼亚训练2月收获巨大

神野大地为了彻底改变自己的现状,加速成长,从7月9日开始了非洲的游学旅程。从那天开始在肯尼亚iten的地方进行了为期57宿58天的长期集训。肯尼亚集训给神野带来了什么,是否达到了他事先提高竞技水平的目标呢?

跑者的圣地肯尼亚的iten,神野大地毅然决然地前往那里,开始了为期约2个月的集训。肯尼亚的iten,是海拔2300米的高地,被称为跑者的圣地,在世界锦标赛及奥运会前自不必说,就是平时也会有很多世界各地的优秀运动员前来这里训练。

用神野的话,就是来到这里,「只要你一出门,就会看到满街的跑者。」他是将自己的训练据点安排在一个高级健身俱乐部里。在这里有训练设施,还有游泳池,令人担心的网络环境,虽然是房间里面无法上网,但是休息室内可以,可以说在这里的日常生活还是比较舒适的。 「房间也很干净整洁,中途将房间调换成更宽大的了,所以一切都很好」—— 当被问及在非洲吃饭是否习惯时,他苦笑着说,「大体上每天都吃那里的饭ugari」

所谓的ugari是用开水熬制精炼谷物的面粉,是肯尼亚的主食。吃起来很有弹力,有些像日本的年糕。 ——问他好吃吗?他说「最初感觉没有什么味道,在什么滴上日本的酱油,就像是年糕,包上海藻后很好吃。住的地方的食物基本上就是在ugari的基础上,在加上炖鸡,及炒什锦蔬菜,或者是烧鸡,就像是日本的煎鱼一样。因为那里的菜谱基本上就是这些,天天重复吃,就会腻烦,感觉好像缺少什么式的。所以就拿从日本带来的大米,自己做鸡肉鸡蛋盖饭和牛肉盖饭吃」—— 非洲的卫生状况一直都让人担心,有没有出现过腹泻和腹痛呢? 「在这58天的时间里,从来没出现过坏肚子的事。虽然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做米饭的时候,也是使用矿泉水,但是宿舍的卫生状况,和管理都十分周到,完全没有问题」。到肯尼亚后,前2周并没参加小组训练,为了适应当地的环境,就在那里进行了自由参加的训练。星期二,星期四从早上9点开始有穿越有起伏山坡的训练,而周五是18公里的小组跑。从第3周开始,与罗伯逊(现役的新西兰的著名运动员)执教的小组合流,开始按照计划进行训练。大家都直呼他的名字「daichi」,十分友好。

——都进行了哪些训练呢? 「训练是与罗伯逊的小组一起,还有一些负责陪练的选手共计20人一起。内容不像在日本,每周都是提高速度或者是放慢速度跑,而后再这样重复训练,而是在一个高水平上,用同一个训练计划,反复训练以求得做得更加完美。每周都有一次长距离跑的训练。最短是30公里,我曾经跑过40公里」

在海拔这么高的地区跑40公里,相当吃力吧?「在海拔2300m的地方出发,在海拔2800m是终点,这个线路只有上坡和下坡,被称为是基普乔盖(里约奥运会金牌获得者,今年9月柏林马拉松创下了2小时1分39的世界记录)路线。

因为在高地跑,所以呼吸急促,再加之只有上/下坡,上坡的时候,增加了乳酸的堆积,第一名是2小时25分。据说kipuchoge也大致是这个时间能完成。不过40公里跑是最费力的训练」

跑的路线不是柏油马路吗? 「跑的路线是用粘土质的红粘土,里面含金砂砾,不过我感觉很好。如果是柏油路,一般是不太使用脚,而是就简单地向前移动。但是这种红粘土里是含金砂砾,如果不好好地用自己的脚抓住地面,就很难向前进。踢着向前跑是与运动教练中野(詹姆斯修一)先生一起训练时总结出来的,这次在肯尼亚发挥出了作用。这样使得疼痛的跟腱也不痛了,在这种条件下进行的训练,对我来说非常适合。」

在肯尼亚,神野不仅看到了这里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跑者,而且还看到了这里的贫富之间的巨大差距,令他震惊。神野训练的小组,全部都是具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能够参加zen的集训,即使是肯尼亚人,也都是曾经在国外参加过比赛的选手。虽然来到这里集训的人跑鞋和服装都是装备齐全,但是在iten进行训练的多数普通选手,都是穿着破破烂烂的鞋,每天都是穿着破旧的服装。

马拉松跑者的贫富差距也很大。 「普通的马拉松选手大部分的衣着都是很破旧的,我穿得都要坏掉的鞋,送给他们,他们都非常高兴,很珍惜地穿。没参加过大型比赛的选手,因为跑鞋太贵了,都买不起。在肯尼亚如果能够穿上下统一的套装运动服,就表明这名选手的水平很高。」——不过,这种不断追求努力的精神也正是非洲的强大之所在。

「未能参加我的集训小组的选手,也有很多是水平很高的选手。但是,在肯尼亚,能够参加比赛的人只占全部的10%左右,残余的90%的人,则是因为没有钱,而无法去参加比赛,他们都是在工资的情况下,默默地训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被代理商相中,带他们去参加比赛。我作为一名专业选手,有精神准备每天刻苦训练,而他们的未来则是十分的渺茫,可谓是赌下了自己的人生,在训练着。我想这种精神的力量,可谓是肯尼亚的强大力量所在」。神野在肯尼亚的58天集训时间里,因为髋关节痛,为了安全起见,休养了3天。此外的时间,他都是按照计划,每天按部就班地进行训练。训练的成果一定在今后的比赛中,展现出来,但是目前已经在数字上有明显的显示。

在58天的集训身体有变化吗? 他回答说:「以前我的血红蛋白的数值不太好,通过这次是集训,有了提高」。血红蛋白,是认定血液中含有的一种蛋白质。承担着从肺脏向全身搬运氧气的作用。那个数值低,氧气的运输量就会减少,容易疲劳,导致运动水平的下降。「目前我的血红蛋白最好的数字是14.1左右,大学的时候,血红蛋白在13.5的时候,我创造了自我最佳纪录。当时大学里有的选手的血红蛋白达到17.8,原来的主教练就对我说,『还是要将血红蛋白的数据提上去』。我在肯尼亚检测了2次,在荷兰检测了1次血红蛋白,最后都升高到了15.9,虽然在海拔高的地方,有脱水现象,血红蛋白的数值容易上升,不过我自己是做了一些脱水的预防,所以血红蛋白的数值的上升并不是一时的表象,可以说是训练的成果。通过这次的集训我认识到自己非常适合在肯尼亚这样的环境进行训练,而且通过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肯尼亚的集训,真是收获很大。

「在那里我学习到了肯尼亚选手们的训练方式,而且还能和他们一起训练。现在想来,去肯尼亚训练太有必要了,我甚至觉得如果我不去那里的话,可能就会走下坡路了。只是还是像以前那样就在日本训练,一定会被淘汰下去的。在日本当发现有优秀的日本人选手出来,很多人就会去荷兰训练,几乎所有人都在国外有训练的据点。我曾经问过罗伯逊『为什么要在肯尼亚训练』,他回答说:『17岁的时候,在福冈的cross country看到了肯尼亚的选手,当时就想要去肯尼亚看看,到了那里后,我就想如果不在肯尼亚住下,就绝对不会赢他们,这样就住了11年』」。

你是否也考虑要移居肯尼亚呢吗?他笑着回答说: 「的确想过,但是目前还有很多事需要在日本做,所以无法一直在那里住下去,但是还是认真地考虑过,一年内有半年的时间在肯尼亚。通过这件事我再次认识到,当你想要做某件事的时候,决断非常重要。」看得出神野已经迷恋上肯尼亚的环境,真要将肯尼亚作为他的训练基地了。目前他已经准备从2019年1月开始为期2个月到肯尼亚集训。此次的集训的结果将在9月19日的柏林马拉松上见到分晓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